辉隆股份(002556.CN)

辉隆股份疑云

时间:19-12-09 14:08    来源:中国经济网

辉隆股份(002556)上市之后,并未如预期那样增长,多方收购也是增收不增利,且存货大增、预付账款高企,资金压力不小。

本刊特约作者 林依达/文

2011年3月,辉隆股份(002556.SZ)在中小板上市。

IPO前三年营业收入持续下降,净利润持续增加,2009年最惊艳,呈翻倍增长,完成了一个小目标。虽然营业收入不如2007年、2008年,但此前这两年的净利润加起来还没有2009年多。

2010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5.86%、净利润同比增长16.37%、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26.24%。可谓辉隆股份巅峰时刻。

对于IPO,辉隆股份豪情万丈。其在2011年年报表示,辉隆股份的成功上市,不仅标志着中国农资流通领域第一股顺利登陆资本市场,也标志着公司迎来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开创了供销社系统控股企业上市融资的先河。

但上市之后却是另一番情形。刚上市,公司就到处撒钱,各种买买买,出现增收不增利,净利润持续下滑。

盈利靠投资

据公司披露,2011年,收购全椒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收购黄山新安农资有限公司,使省内连锁网络更加完善;控股安徽辉隆阔海农产品有限公司;发起设立陕西辉隆农资有限公司,吸收合并陕西惠友农用物资有限责任公司的优势资源。

2012年继续发力,当年5月,投资新设安徽辉隆农资集团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和广东辉隆农资有限公司;6月,收购海南省农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实现收购省级农资公司破题,扩大了“中国辉隆”版图。8月,收购安徽辉隆集团新力化工有限公司,丰富了上市板块结构;10月,投资新设安徽辉隆集团五禾农资有限公司;11月,参股合肥、马鞍山和广德德善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成为“德善系”第一大股东,打造农村金融服务平台。

2013年,成功收购海南奥普尔农业生产资料开发有限公司,生产水溶性肥料。

辉隆股份终于不盲目追求规模,很当年营业收入下滑9.81%、净利润增长29.19%、扣非净利润下滑493.36%,扣非净利润亏损数千万。幸亏有投资收益撑着,否则很难收场。

2010年,公司的投资收益只有1806.28万元,占利润总额的9.46%。2011年投资亏损241.21万元。2012年开始一发不可收拾,截至2018年,投资收益分别为4818.83万元、1.48亿元、1.62亿元、2.07亿元、1.46亿元、1.03亿元、9327.22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0.36%、117.83%、91.54%、84.70%、118.91%、55.37%、49.19%。

投资收益的来源主要是对外委托贷款取得的损益及长期股权投资收益。

2012年开始对外委托贷款,年利率在13%至15%,看上去,钱生钱赚钱很容易,当年取得投资收益2657.69万元、2013年为5617.98万元,2014年为9118.39万元。后来,随着两亿元委托贷款的违约,委托贷款逐年减少,投资收益也随之减少,2015年为6987.37万元、2016年为3584.32万元、2017年为1758.10万元、2018年则没有了。

在高额收取利息的同时,辉隆股份还欠了银行不少钱。2010年年末短期借款12.84亿元,2011年年末20.48亿元。后来,随着委托贷款的减少而减少,2017年年末减少至16.23亿元,不过2018年年末又大增至26.83亿元。

作为农业行业的企业,政府补贴肯定也少不了。

2010年,公司营业外收入5610.68万元,占利润总额的29.39%,2011年为3673.15万元,比例26.90%,2012年至2018年,分别为7576.73万元、7126.10万元、2733万元、5792.23万元、4896.24万元、3377.67万元(含计入其他收益的政府补助2057.62万元)、2690.67万元(含计入其他收益的政府补助2522.11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9.17%、56.72%、15.42%、23.69%、39.78%、18.24%、14.19%。

贷款贷成股东?

贷款最重要的是本金安全,只要放贷就会有坏账的风险。辉隆股份也不例外。

2013年8月19日,辉隆股份将安徽新中远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中远化工”) 9.9259%的股权以6253.33万元转让给贵州中盟磷业有限公司(下称“中盟磷业”)。

要让资金紧张的中盟磷业支付这么多转让款并不容易。同年12月,辉隆股份通过兴业银行向中盟磷业提供委托贷款金额两亿元,主要用于中盟磷业扩大经营规模和经营周转需要。2015年12月该笔委托贷款到期后,中盟磷业未按时偿还公司的借款本金,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6年,辉隆股份对该款项计提减值准备6000万元,2017年计提了1000万元。

新中远化工是中盟磷业的全资子公司,因无力承担对外担保、巨额债务等问题,发生资金链断裂、资不抵债,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公司向新中远化工破产重整管理人提出的参与方案为:以零对价受让新中远化工 100%股权,同时以现金和债转股相结合的方式承接新中远化工的债务,具体承接债务金额不超过新中远化工可变现资产的评估值 2.53亿元。

具体债务清偿情况如下: (一)职工债权和税款债权将获得全额清偿。(二)优先债权按债务人特定财产抵押的资产价值将获得合理的清偿,同时未能完全受偿的债权作为普通债权清偿。(三)普通债权人的债权清偿方案为15万元以下部分全额清偿, 超过15万元的部分按照8.33%的比例进行清偿,不低于现阶段依照破 产清算程序所能获得的清偿比例。另外,重整计划草案约定将对外担保债权延后清偿,该部分债权在主债务人贵州中盟磷业有限公司的破产程序中取得清偿后,对于未清偿的普通债权部分作为新中远化工的普通债权进行清偿。

也就是说,两亿元贷款最后能收回8.33%?公司已经计提了7000万元减值损失,还要计提1亿多元吗?

关联交易雾里看花

辉隆股份财报关联交易信息显示,2014年至2018年,向关联方盐湖钾肥(000792.SZ)的采购金额分别为9.33亿元、16.37亿元、14.64亿元、13.42亿元、15.01亿元,2019年上半年为7.03亿元。盐湖钾肥稳居第一大供应商宝座。前五大供应商信息显示,2014年至2018年,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10.61亿元、17亿元、14.64亿元、13.42亿元、15.01亿元。不难看出,2014年、2015年两个数据是存在差异的,此后三个年度都一致。

关联交易信息显示,2014年至2018年,各年末预付盐湖钾肥款项分别为零、零、6812.10万元、2.31亿元、3.03亿元,2019年6月末为1.04亿元。而预付款项信息显示,预付金额分别为3.80亿元、2.12亿元、不详(未出现在前五名名单)、2.31亿元、3.03亿元、1.04亿元。2014年至2015年两个地方列示金额不一样。

而盐湖钾肥财报显示,同期盐湖钾肥向辉隆股份旗下子公司安徽盐湖辉隆南方贸易有限公司销售金额分别为8.86亿元、13.91亿元、13.10亿元、15.62亿元、14.54亿元、7.77亿元。预收款项分别为2.33亿元、零、2.65亿元、1.82亿元、2.98亿元,2019年6月末为4032.12万元。

辉隆股份本身信息矛盾重重,与盐湖钾肥的金额出入比较大,迷雾重重。

巨额预付款项风险大

上市后,辉隆股份预付账款大幅增加。2010年末为8.96亿元,IPO资金到账后,2011年末增加至17.51亿元。2018年末突破20亿大关,达到21.53亿元。

高企的预付款项面临更大的坏账风险。

2015年其他应收款中,应收广西南宁市和顺糖业有限公司(下称“和顺糖业”)、广德福丰银杏生态园有限公司(下称“广德福丰”)、佳木斯绿谷米业有限公司(下称“绿谷米业”)、福建浩伦农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福建浩伦”)的金额分别为3200万元、1780万元、1230万元、857万元,公司对上述款项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全资子公司广西辉隆农资有限公司(下称“广西辉隆”)2015年1月与和顺糖业签订采购白砂糖的合同。根据合同规定,广西辉隆支付了合同价款3200万元,但对方一直拒不履行合同义务。广西辉隆已对和顺糖业以及相关责任方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损失。

控股孙公司安徽辉隆集团生态园林有限公司(下称“生态园林”)2013年2月与广德福丰签订采购苗木的合同。根据合同规定,生态园林支付了合同价款2000万元,但由于后期广德福丰经营恶化,无力履行合同,经多次追款,生态园林已回笼220万元,广德福丰已丧失清偿能力。协商推动“债转股”事宜。

控股孙公司吉林辉隆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吉林辉隆”)2012年底与绿谷米业在佳木斯建立合作收储农产品业务关系,但后经双方交涉,认为绿谷米业未经许可,擅自挪用货物。吉林辉隆已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涉案金额1230万元。 2018年公司已经核销该款项。

辉隆股份2014年3月与福建浩伦签订业务购销合同,公司将采购款支付后,由于福建浩伦管理不善,资金链断裂,无力履行合同。除退回公司部分货款外,尚逾期未归还公司货款857万元,公司向合肥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但因福建浩伦现处于停产状态,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预付衡水北方农药化工有限公司591.05万元已经难以收回,对方已经破产。

预付焦作市安宇铝业有限公司1434.50万元,乐观估计能收回一半,4-5年账龄,还能收回来?

预付安徽新中远化工科技有限公司1916.80万元,对方已经破产重整。

2017年年末,预付冷湖滨地钾肥有限责任公司1557.29万元,账龄3-4年,对方未发货。

2017年年末,由预付账款转入其他应收款的金额高达1.34亿元。

存货大增

上市之后,辉隆股份的存货大幅增加。

上市前的2010年年末存货9.74亿元,上市后的2011年末存货飙升至18.97亿元,同比增长94.71%,辉隆股份解释:化肥是典型的常年生产、季节性消费的产品,“淡储旺销”是农资流通行业特有的经营模式,为满足农业生产时集中消费的需求,农资流通企业必须在淡季(主要是冬季)进行大量储备;同时,报告期内各年度均中标承担30万吨以上国家及安徽省化肥淡季商业储备任务,客观上也导致了公司各期末存货余额较大;此外,随着公司销售规模及经营区域的扩大,亦导致公司各期末化肥产品余额呈上升趋势。

2012年3月末,存货增加至27.59亿元。一般来说,每年3-5月的春播和8-10月的秋种季节为农资消费旺季。但辉隆股份一个季度的营业收入仅20多亿元,多的时候也就30亿元左右,有必要储备那么多存货吗?

存货高居不下,引来外界质疑。此后,高企不下的存货大幅下降。2013年年末降至12.62亿元。2014年年末进一步减少至10.29亿元,为上市以来最低值。存货周转率从2012年的5.8次提升至2013年、2014年、2015年的6.31次、7.76次、8.57次。

2016年存货又开始持续增加,至2018年年末存货高达21.42亿元。

预付款项、存货的大幅增加,加剧了辉隆股份资金压力,2018年年末短期借款增加10.60亿元,导致利息费用从2017年的4516.85万元增加至2018年的5990.87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利息收入从2077.79万元增加至2519.84万元。2015年以来,辉隆股份保持着大概10亿元的货币资金,为何还向银行借这么多钱?以前有对外委托贷款可以赚利息差,2018年已经没有对外委托贷款,为何还要借这么多钱?

给大股东送温暖?

2019年8月31日,辉隆股份发布公告称,向大股东安徽辉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辉隆投资”)、蚌埠隆海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解凤贤、解凤苗、解凤祥等 40 名自然人发行股份、可转换公司债券及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安徽海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海华科技”) 100%股权。最终交易价格确定为8.28亿元。

辉隆股份属于农资生产流通行业,而海华科技属于精细化工行业,隔行如隔山。辉隆股份为何看上海华科技?

海华科技2017年、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33亿元、6.0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71.12万元、6304.33万元。2019年上半年,海华科技的业务规模和盈利能力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实现营业收入4.48亿元,净利润5906.55万元,已完成2019年全年承诺业绩8000万元的73.81%。截至2019年10月,海华科技已实现营业收入约6.65亿元,实现净利润约1.06亿元,已经超过全年的利润承诺。

看上去,这是一笔辉隆股份稳赚不赔的买卖。

但是,海华科技爆发性增长又能持续多久?既然2019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5906.55万元,为何股东只承诺全年8000万元净利润?

补偿义务人承诺,标的公司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各年度实现的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8210万元、8780万元。若业绩承诺期顺延,则标的公司2020至2022年期间各年度实现的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分别不低于8210万元、8780万元、9420万元。

从行业现状来看,海华科技目前的繁荣难以持久,因为受环保严查的影响,部分厂商停产或搬迁,部分产能退出,从而导致产品价格大幅上涨的红利已经很难再有第二次了。从同行业的建新股份(300107.SZ)业绩变动就可以看出,2019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6.93%、净利润同比下降25.68%,三季度下降得更厉害,营业收入下降49.01%、净利润下降65.98%。毛利率从2017年的33.25%飙升至2018年的63.78%,但2019年三季度已经下降至47.49%,下降趋势没有停止迹象。

不过,大股东辉隆投资是真正的赢家。2017年12月,辉隆投资以1.72亿元受让了6140万股海华科技股份,不到两年时间,转手卖了差不多2.5亿元。

目前,辉隆投资持有公司股份2.9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56%;但辉隆投资已经质押了62.89%的股份。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